全球艾滋病应对持续显示成果,接受治疗的人数达到空前之多,并且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率降低了将近25%
来源: | 作者:hkb980dd | 发布时间: 2011-06-07 | 195 次浏览 | 分享到:

艾滋病在全世界流行30年之际,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估计,自1981年6月5日报告首例艾滋病病例以来,3400万[3090万–3690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将近3000万[2500万–3300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原因。

 

2011年6月3日,纽约/日内瓦——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今天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艾滋病30年:各国处在十字路口》,到2010年底,中低收入国家大约660万人正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比2001年翻了将近22倍。

2010年,开始接受拯救生命的治疗人数达到破纪录的1400万人——比史上任何一年人数都多。根据报告,到2010年底,至少有42万儿童正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比2008年的27.5万增加了50%还多。

“治疗的可及性将在下一个十年转变艾滋病应对。我们必须投资使可及性扩大,并寻求新的治疗方法。”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说,“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是史上最大的转机——它不仅阻止人们走向死亡,还能防止男人、女人和儿童感染艾滋病病毒。”

他的声明呼应了最近的HPTN052试验结果,该项研究发现,如果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坚持遵循一个有效的抗逆转录病毒方案,艾滋病病毒传染给未受感染的男/女性伴侣的风险将能够降低96%。

“各国必须最大限度地利用科学的力量来消除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和艾滋病相关死亡。”联合国副秘书长Asha-Rose Migiro说,“我们正处于艾滋病应对的转折点。实现艾滋病预防、治疗、关怀和支持的普遍可及的目标必须在2015年成为事实。”

 

艾滋病预防工作显示出成果 

根据报告,从2001年到2009年,全球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率降低了将近25%。在印度,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率降低了50%以上,在南非则降低了35%以上;这两个国家分别在其所处大洲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数量最多。

报告发现,在疫情流行的第三个十年里,人们开始采用更安全的性行为,反映了艾滋病预防知识和干预工作所起到的作用。然而,重大差距仍然存在。比起青年女性,青年男性更有可能对艾滋病预防有所了解。最近的人口健康调查发现,估计74%的青年男性知道安全套是预防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有效手段,相比之下,只有49%的青年女性知道这一点。

近年来,由于越来越多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孕妇在怀孕、分娩和哺乳期间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预防儿童感染艾滋病病毒方面的工作取得了显著进展。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新生儿数量在2009年比2001年减少了26%。

大约115个中低收入国家正在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孕妇提供由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最优治疗方案。但是仍有31个国家在其若干艾滋病预防项目中使用次优方案。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敦促所有使用次优方案的国家修改它们的治疗条例,改用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最优方案。

艾滋病还没有结束——挑战仍然严峻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最新估计,到2010年底,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有3400万人[3090万—3690万],并且,自从30年前报告首例艾滋病病例以来,将近3000万人[2500万—3300万]死于艾滋病相关原因。

虽然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有所扩大,仍然存在着一个重大的治疗差距。到2010年底,900万有需要的人没有获得治疗。

治疗对儿童的可及性低于成人——在2009年,只有28%有需要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儿童在接受治疗,少于全体人群中36%的覆盖率。

当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率在全球范围内有所下降时,艾滋病感染总数仍高,平均每天新增7000人。全球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率的下降隐藏着地区间的差异。根据报告,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非洲和东南亚报告的新发感染例减少情况高于平均,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保守地估计也减少了25%。在东欧、中东和北美,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率有所上升。

在几乎所有国家,在处于更高风险的人群——男男性行为者、注射吸毒者、性工作者及其客户,以及跨性别人群——中的艾滋病感染率高于其他人群。由于惩戒和歧视性法律、羞辱与歧视的存在,处于更高风险的人群获得艾滋病预防和治疗服务通常更低。到2011年4月, 79个国家和地区将经双方同意的同性间性关系定罪;116个国家和地区将性工作的某些方面定罪;并且,32个国家的法律允许对毒品相关的犯罪施行死刑。

根据报告,性别不平等仍然对有效的艾滋病应对构成主要障碍。艾滋病是育龄妇女的主要死亡原因,并且,15到24岁的青年妇女在全球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中所占比例多于四分之一(26%)。

 

艾滋病资源正在减少 

根据报告,在2001年到2009年间,中低收入国家对艾滋病应对的投资从16亿美元增加到159亿美元,几乎翻了十倍。然而,在2010年,国际艾滋病资源有所减少。很多中等收入国家仍然严重依赖外部融资。在56个国家中,70%以上的艾滋病资源来自国际捐助者。

“我担心的是当艾滋病应对为人们带来成果时,国际投资会在同一时间下降。”西迪贝先生说,“如果我们现在不投资,我们将在未来付出几倍的代价。”

一份由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及其合作伙伴提出的2011年投资框架表明,到2015年,需要220亿美元的投资,比已有的多出60亿美元。当这些投资被用在基于一个国家的疫情类型的一套重点项目上时,作用是巨大的。估计到2020年,这些投资的回报将是避免1200万例艾滋病病毒新感染和740万例艾滋病相关死亡。新发感染数量将从2009年的大约250万下降到2015年的大约100万。

  

全球领导人对艾滋病的观点

报告收录了来自全球艾滋病应对中15名领袖的评论,包括南非总统Jacob Zuma、美国前总统Bill Clinton、马里总统Amadou Toumani Touré,以及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Jean Ping。这些评论设计一系列领域,如艾滋病融资、南南合作、青年人领导力、为妇女赋权、关键受影响人群、注射吸毒、人权、羞辱与歧视,以及系统整合。

 

青年人引领艾滋病预防革命

《艾滋病30年:各国处在十字路口》也包括了一篇关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艾滋病预防高级别委员会联合主席Desmond Tutu大主教最近在南非罗本岛的一个活动中将艾滋病应对的领袖权杖交给了新一代青年领袖的文章。

根据报告,青年人已经在艾滋病预防方面引领并取得了一些至关重要的成功。数据显示,在很多受影响严重的国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采用更为安全的性行为。

联系人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日内瓦 | Saira Stewart |电话 +41 22 791 2511 | stewarts@unaids.org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纽约| Sophie Barton-Knott | 电话 +41 79 514 6896 | bartonknotts@unaids.org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北京| 夏语冰| +86 10 8532 2226 ext 116 | xiay@unaids.org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是联合国的创新之举,致力于领导和促进全球实现艾滋病预防、治疗、关怀和支持的普遍可及。欲知更多信息,请访问:www.unaid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