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实现艾滋病治疗的90-90-90目标
来源: | 作者:hkb980dd | 发布时间: 2018-09-18 | 323 次浏览 | 分享到:

终结艾滋病流行不仅仅是对全球3700万感染者的历史性义务,也是为子孙后代建立一个更健康、更公平公正的世界奠定了基础。

 

 终结艾滋病流行将激发更广泛的全球卫生和发展领域内的合作,以展示通过全球范围内的团结努力、科学决策以及多部门协作的伙伴关系可以说实现的伟大目标。 虽然终结艾滋病流行的策略多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向所有需要艾滋病治疗的人提供相关服务,这一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艾滋病治疗90-90-90目标

目标达成的最新进展

治疗是终结艾滋病流行的关键因素

全员治疗

机遇与挑战

 

 

“距离我们提出90-90-90目标已经过去了四年。在这一目标的指引下,我们的进步和速度超出了想象。 在90-90-90目标之间,我们建立了一座跨越艾滋病治疗级联基本要素的桥梁。 我们不必对未来心存恐惧,但我们必须对其进行定义。 如果我们加快步伐,到2020年我们可以实现艾滋病治疗人数达到3000万。”

米歇尔 西迪贝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

 

艾滋病治疗的“90-90-90目标”

 

2013年12月,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方案协调委员会呼吁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支持国家和地区的努力,为2015年后的艾滋病治疗规模扩大制定新的目标。作为回应,利益相关者就全球及所在地区的新目标进行了磋商。

 

在这一势头的基础上,全球社会建立了一个关于艾滋病治疗的战略决策以及一个新的、终极的、雄心勃勃但可实现的目标:

2013年的墨尔本召开的第二十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2030年终结艾滋病的愿景,同时表示,2020年将力争实现三个90%的防治目标,简称90-90-90目标或2020目标。

 

 

2020年,90%的感染者知道自己的

感染状况

 

2020年,90%已经诊断的感染者

接受抗病毒治疗

 

2020年,90%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病毒得到抑

 

 

需要注意的是,实现这一雄心勃勃的90-90-90目标的唯一途径是通过以人权、相互尊重和包容原则为基础的方法。 强制性方法不仅违反了基本的人权准则,而且还会妨碍终结艾滋病流行的希望。 随着全世界的经验反复和最终地证明,强制性方法驱使人们远离他们所需的服务。

2030愿景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2030年终结艾滋病”的愿景。这一愿景体现在每个人都能获得艾滋病自愿检测和治疗服务;每一位艾滋病感染者经过治疗能达到病毒有效抑制,没有人死于艾滋病相关疾病,没有人生来感染艾滋病病毒,每个人都能有尊严地生存、受法律保护,可以在世界上自由迁徙和生活。

艾滋病治疗的90-90-90目标最新进展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题为《任重道远: 缩小差距、打破障碍、纠正不公正》》最新报告指出,全球在实现90 - 90 - 90目标方面取得了进展。截至2017年底,全球已达到 “75-79-81” 的水平 。

 

2017年,有四分之三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现在知道自己的艾滋病毒状况;在了解自己状况的人中,有79 %的人在接受治疗,在接受治疗的人中,有81 %的人抑制了病毒载量。

 

博茨瓦纳、柬埔寨、丹麦、斯威士兰、纳米比亚和荷兰等6个国家已经达到90 - 90 - 90的目标,另有7个国家正在步入正轨。差距最大的第一个90目标;例如,在西非和中非,只有48 %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知道自己的状况。

 

研究表明,倘若我们能够到2020年实现这些目标,那么将使世界能够在2030年之前终结艾滋病流行打下坚实基础,并为社会产生深远的健康和经济效益。

 

艾滋病治疗:终结艾滋病流行病和艾滋病的关键

 

 

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是终结艾滋病流行病的重要工具之一。在采取行动最大限度地发挥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预防效果的同时,也需要加强努力扩大其他核心预防战略,包括消除母婴传播、安全套项目、暴露前预防、优先自愿医疗男性包皮环切术、注射毒品者的减低危害服务以及针对其他重点人群的重点预防项目。 为终结艾滋病流行采取全面对策,需要作出协调一致的努力、消除歧视、反对污名化和社会排斥。

 

终结艾滋病流行将需要不间断地为数千万人提供终身治疗。这就需要具备灵活有力的健康和社区系统、保护和促进人权以及具有持续性的融资机制,以保证能够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在生命的全过程中提供支持治疗方案。

 

 

新技术的出现、足够的政治意愿、系统准备和及时采用和实施全球规范性指导,是这一切成为可能。其中,新技术变革包括更简单、更实惠的诊断; 更加简化、耐受性更好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最终目标是可以提供长效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以避免每日都需要服药的麻烦。

 

 

“如果在全面评估计划需求和差距的基础上快速采用核心政策并不断发展,则可能对终结艾滋病流行产生重大影响。我们必须迅速扩大我们的防治工作,使用最好的科学和新工具,不断评估为什么不起作用,并适当调整我们的计划。”

Deborah Birx

美国全球艾滋病协调员和全球卫生外交特别代表

 

 

正如在早期艾滋病防治中,预防卡氏肺炎是数百万艾滋病毒感染者生命保障的有效措施一样,在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时代,世界也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现有工具-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有效性,使得人们可以获得治愈或享受更简化的治疗方案。

抗病毒治疗有助于预防和避免相关的死亡

 

在抗病毒治疗应用于艾滋病治疗以前,艾滋病感染者在感染后预计仅有12.5年的预期存活时间【1】。而在今天,生活在工业化国家的感染者在持续接受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前提下可以获得与非感染者一样的预期寿命【2】。不断增加扩大的证据表明,这一结论对于在资源有限的地区生活的感染者同样适用【3】。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在引入广泛的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后,与艾滋病相关的死亡人数急剧下降。随着治疗服务在过去十年中在高流行国家进一步扩大,艾滋病带来的破坏性健康影响被逆转。在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规模化的国家,预期寿命显着上升。预期寿命尚未恢复到1990年以前的水平这一事实,强调了继续扩大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服务的必要性。

艾滋病毒治疗可预防新发艾滋病毒感染

 

迄今为止,在随机对照试验中评估的预防干预措施的研究中,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已证明对艾滋病毒新发感染率的影响最大【4】。

 

PARTNER研究对767名艾滋病毒抗体血清异性的伴侣的中期调查结果表明,当艾滋病毒感染者病毒载量达到持续抑制水平时,在估计共计4万次性行为发生的情况下,没有新发艾滋病毒感染的案例出现【5】。

 

除了保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健康外,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和维持不可检测的病毒载量是组合预防框架内的重要预防工具。 其他预防工具包括男用和女用安全套、自愿医疗男性包皮环切术、PrEP、暴露后预防、注射毒品的减少危害服务,以及行为和其他结构性改变等。

 

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可以节省资金损失

 

从艾滋病毒感染早期就开始抗病毒治疗可以提高健康和经济效益。

 

例如在南非,有研究将所有基于较高CD4阈值的开始治疗情景都通过模型进行估算,以计算所获得健康和经济效益。

研究发现,当所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都能获得治疗时,所能获得的益处最大。 如果将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将迅速扩大到所有艾滋病毒感染者,那么到2050年将在南非避免330万新的艾滋病毒感染,并节省300亿美元【6】。

 

通过全员治疗来实现终结艾滋病流行

 

 

早期随着2015年目标的最后期限临近,世界各界正在考虑修改基准来指导和推动2015年以后的进展,并决定以何种方式来治疗规模扩大。

 

2016年6月,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第二版《关于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和预防艾滋病毒感染的综合指南:公共卫生方法的建议》。该指南提出 “全员治疗” 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建议,将治疗范围扩大包括儿童、青少年、成人、孕妇和哺乳期妇女以及合并感染者。该指南还提供了包括关于如何扩大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覆盖率以覆盖所有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新服务建议。

 

全员治疗

全员治疗(Treat all,又称“发现即治疗”),即对于所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患者均建议实施抗病毒治疗。对于所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患者均建议实施抗病毒治疗。

这一策略降低了艾滋病人就诊的门槛。此前,艾滋病人只有在CD4值数下降到一定标准后,才能接受抗病毒治疗,而现在放开了对CD4的限制,让感染者可以得到早期治疗。

 

截至2016年6月,近80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采取了“全员治疗”政策或宣布计划在未来开展相关项目。 在这些国家中,有24个已经开始实施“全员治疗”政策。

 

结合世界卫生组织治疗指南,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关于调整艾滋病免费抗病毒治疗标准的通知》,建议对有治疗意愿的所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患者均实施抗病毒治疗。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90-90-90目标的催化性质,并利用成功加快所有地区的步伐,并覆盖所有人群。”

JosÉzuniga

主席/艾滋病关怀援助国际协会首席执行官

不应将治疗规模扩大视为理所当然

 

 

由于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推出,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达到本世纪最低水平,2016年首次降至100万人以下。然而,目前的下降速度还不足以达到2020年与艾滋病有关的死亡人数控制在不到50万人的目标。

 

仅仅一年时间内,就有新增230万人正在接受治疗。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年度增长,这使得全球治疗总人数达到2170万。2017年,在369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中,近60 %正在接受治疗,这是一项重要成就,但要达到3000万人的目标,就需要每年增加280万人,有迹象显示,扩大的速度正在放缓。

 

机遇与挑战

90-90-90目标提出的四年后,来自民间社会、政府、私营部门和学术界的全球领导人齐聚一堂,于7月21日和22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办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以回顾既往取得的成功,找出差距并分享最佳实践。研讨会的与会者审查了迅速采用全球政策及政治承诺、民间社会参与以及定期评估进展和差距所取得的进展。

 

尽管全球取得了成功,但研讨会上提供的证据表明,仍存在整个地区和人口处于落后状态的情况。 其中,东欧和中亚、西非和中非以及中东和北非的进展落后。

 

 传统的以医疗机构为基础的艾滋病毒检测服务无法为重点人群,青少年和男性提供服务。 缺乏政治承诺、高昂的使用费用以及污名和歧视是取得进展的障碍。

 

在会议期间,与会者讨论了发现和纠正差距的方法,并将资源直接用于最需要的地方,包括投资数据收集、缩短从测试到治疗开始的周转时间、优先考虑依从性和保留护理、增加 经济实惠的病毒载量检测和民间社会的有意义的参与等,以便接触那些目前被落下的人。

 

 

“你可以做的最可持续的投资是在社区。 这是最困难的投资形式,但却是对于可持续性来说最有价值的方式!“

Solange Baptiste

执行董事,国际治疗筹备联盟

 

与会者还呼吁在各地实现90-90-90所需的政治承诺和财政资源投入。

 

《任重道远: 缩小差距、打破障碍、纠正不公正》》最新报告指出,2017年大约有206亿美元可用于艾滋病防治,比2016年增加了8 %,比联合国大会设定的2020年目标增加了80 %。但是,没有新的重大承诺,因此这一年的资源增长不大可能持续。只有增加捐助方和国内来源的投资,才能实现2020年目标。

Reference

 

Reference 
1. Collaborative Group on AIDS Incubation and HIV Survival. Time from HIV-1 seroconversion to

AIDS and death before widespread use of highly-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a collaborative reanalysis. Lancet, 2000, 355:1131-1137.

2. Samji H et al. Closing the Gap: Increases in Life Expectancy among Treated HIV-Positive

Individual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PLoS ONE, 2013, 8: e81355.

3. Grinsztejn B et al. Effects of early versus delayed initiation of antiretroviral treatment on clinical

outcomes of HIV-1 infection: results from the phase 3 HPTN 052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Infect Dis, 2014, DOI:10.1016/S1473-3099(13)70692.3.

4. Karim SAS, Karim QA. Antiretroviral prophylaxis: a defining moment in HIV control. Lancet, 2011,

378:e23-e25.

5. Rodger A et al. HIV transmission risk through condomless sex if HIV+ partner on suppressive ART:

PARTNER study. 21st Conference on Retroviruses and Opportunistic Infections, Abstrract 153LB,

Boston, USA, 2014.

6. Granich R et al. Expanding ART for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HIV in 

South Africa: Estimated cost and cost-effectiveness 2011-2050. PLoS ONE , 2012, 7:e3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