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球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发布:2020年抗艾目标将无法实现
来源: | 作者:hkb980dd | 发布时间: 2020-07-20 | 524 次浏览 | 分享到:
日内瓦,2020年7月6日 ——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20全球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显示,抗艾工作取得显著但不平衡的进展,特别是在扩大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面。


由于各国内部和各国之间抗艾进展不均,原定2020年实现的全球抗艾目标将无法实现。报告警告说,如果各国不采取行动,已经取得的成果也可能付诸东流,抗艾工作可能进一步迟滞。报告强调,当务之急是各国加倍努力,以更强烈的紧迫感采取行动,帮助仍然深陷病痛的数百万人。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干事温妮·拜安伊玛(Winnie Byanyima)表示:“未来十年的每一天,我们都需要采取果断行动,让世界回到正轨,到2030年前结束艾滋病流行。数以百万计的生命,特别是非洲妇女的生命,已经得到拯救,这是众人努力实现的进展,应惠及所有国家的所有群体。污名化、歧视以及普遍存在的不平等是终结艾滋病的主要障碍。各国都需要倾听事实,承担起自己肩负的人权责任。”


14个国家实现了90-90-90艾滋病毒治疗目标,即90%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知晓自己的感染状况,其中90%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90%接受治疗者体内的病毒得到抑制。艾滋病病毒流行率占世界前列的斯威士兰2019年艾滋病病毒流行率为27%,如今已经超过既定目标,实现95-95-95的目标。


扩大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使数百万人免受感染。然而,去年仍有69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疾病,380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仍有1260万人无法获得拯救生命的治疗


 “我们不能坐在以往成功的功劳簿上,也不能因挫折而气馁。我们必须确保不让任何人掉队,我们必须弥补差距,我们的目标是100-100-100,” 斯威士兰首相安布罗斯·德拉米尼(Ambrose Dlamini)说。

全世界预防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的工作远远落后于既定目标。2019年约有170万新发感染者,是全球目标值的三倍多非洲东部和南部在预防感染方面取得进展,自2010年以来新发感染者减少了38%。这与东欧和中亚形成鲜明对比,后两个地区自2010年以来的新发感染上升了令人震惊的72%。中东和北非的新发感染者也增加了22%,拉丁美洲增加了21%。


报告显示各地抗艾进展不平衡,许多弱势群体和人群被落在后面 —— 
约62%的新发感染出现在重点人群及其性伴侣中, 包括男同性恋者和其他男男性行为者、性工作者、注射毒品者和羁押人员,尽管他们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非常小。



事实证明,
污名化、歧视以及其他社会不平等和社会排斥是抗艾的主要障碍。由于害怕被别人指指点点、遭到暴力或被拘捕,边缘人群很难获得性与生殖健康服务,尤其是与避孕和艾滋病病毒预防有关的服务。

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污名化仍然是普遍现象,至少有82个国家将某种形式的艾滋病病毒传播、接触或不披露感染状态定为犯罪行为,至少103个国家将性工作定为犯罪行为,至少108个国家将个人使用或拥有毒品定为犯罪行为。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妇女和女童仍然是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群体,2019年,该地区新发感染人数占全球的59%,
每周有4500名15-24岁的青春期少女和年轻女性感染艾滋病病毒。2019年,年轻女性仅占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口的10%,但却占该地区新发感染总数的24%。


然而,在全面提供艾滋病防治服务的地方,艾滋病病毒传播水平已经显著降低。斯威士兰、莱索托和南非广泛施行了包括针对年轻女性的社会和经济扶持、对以往未覆盖的人群提供广覆盖的有效治疗等综合防治措施,缩小了不平等差距,降低了艾滋病病毒的新发感染。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并可能进一步破坏艾滋病防治工作
艾滋病病毒治疗完全中断6个月,可能在未来一年(2020-2021年)造成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额外增加超过50万人死亡,将该地区的艾滋病死亡率拉回到2008年的水平。即使20%感染者的治疗中断,也会导致艾滋病死亡病例增加11万。


玻利维亚艾滋病毒感染者网络主席格雷西亚·罗丝(Gracia Violeta Ross)说:“我们这些感染艾滋病毒后幸存下来的、为生存和获得治疗而抗争的人,不能失去付出了这么多努力才取得的成果。在一些拉丁美洲国家,我们看到的是本用于治疗艾滋病的资源、药品、设备和医护人员如今都被调配至抗击新冠疫情,有意义的参与和问责等艾滋病防治积累的有益经验和有效做法正在被忽视。我们不会让艾滋病防治落下。”

为了抗击相互冲突的艾滋病病毒和新冠肺炎两大疫情,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及其合作伙伴发起“人民的新冠肺炎疫苗”的倡议,已得到全世界超过150位国家领导人和专家的联名签署,各方共同呼吁所有新冠肺炎疫苗、治疗和检测不设专利壁垒,以公平和全体免费方式实现大规模生产和分配。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同时敦促各国加大对防治这两种疾病的投入。2019年,艾滋病防治资金为186亿美元,较2017年下降7%。这意味着,2020年有效应对艾滋病病毒所需的262亿美元资金目标目前还差30%。

 “我们不能让贫穷国家落在队伍后面。面对这些致命病毒,他们能否获得保护,不应该取决于口袋里的钱或肤色,” 拜安伊玛说:“我们不能把本应治疗一种疾病的钱拿走去治疗另一种疾病。如果我们要避免大规模人员死亡,就必须为防治艾滋病病毒和新冠肺炎提供充足资金保障